“你必须为爱而死。”

☆宇宙珍宝雷卡狮心组☆

是个热衷于自我厌弃的、十足的罪人。
随机随心产粮,要是踩中了您的雷区我表示万分抱歉。

愿神佑您健康幸福,安。

【零凛】Just a small Lie

*零凛,腐向

*题目出自《深海のリトルクライ》但是内容和歌没有半毛钱关系

*和同学一起写的,前半段我写后半段她写,最后我又补充了一点。小姐姐没入坑es所以人物崩了请见谅【土下座】

*反正我跟她写的都很ooc就是了

*非原著向,有修改原著设定


“哥哥……”

伸出手想拽住那人衣角,却是抓住了一团空气。

一点点变小的背影表示距离的越来越远,凛月站在原地,终于眼前一黑——

梦醒了。

做噩梦的感觉并不好,更何况是经常做同一个噩梦。

左胸膛内的物件针扎似的疼痛着,脑中一片空白。

不,那不是普通的“空白”……仿佛一点记忆也不剩的感...

【零凛】夢想彼方

*零凛,比较偏向凛月中心
*ooc,关于两人的过去有捏造,有部分偏离原作,是刀子
*剧情比较参考歌词

BGM:《夢想彼方》-暁Records/Stack

这座城市迎来了难得一见的大雪。
许是在家中待得无聊,凛月出了门,站在雪地之中。
他有些出神地望着一片白雪皑皑,伸出手,纯白色落在他的手心,转眼间便化为乌有,但他的手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凉意。
凛月后知后觉地收回了手,体温还没有完全恢复,冰冷让他有一种自己还真实存在着的感觉。
凛月吸了吸鼻子,感叹自己还是不太擅长应付这种天气,回到了温暖的家里。
现在仍是吸血鬼的睡眠时间,他睡去了,不管不顾心底泛起的酸涩苦闷的情感。

梦中亦是一片雪白。
那时还是小小一只的凛月,...

【安雷】一人饮酒醉

*安雷腐向,交党费
*是上课时的摸鱼,很短
*不是很明显的原作paro,是刀,ooc

“一个人喝闷酒?”
身侧传来声音,一回头,安迷修已经在他身后背对着他坐下。
“嗯。”
少见的没有反驳,雷狮说完又灌了一口酒,他的身旁已经放着几个空瓶。
他还想再喝,一只手握着他的手腕,制止了他的动作。
“你喝得太多了。”
“那又关你什么事?放手。”
偏头对上骑士翠色的眸,僵持良久。
之后酒瓶被安迷修一把夺过,饮下剩下的半瓶酒。
烈酒灼烧喉咙,酒瓶掉到柔软的草地上,他靠上雷狮的背。
“酒量这么差?”
身后迟迟没有传来回应。

“今天的月亮真美啊……”
安迷修的声音就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样的缥缈。
雷狮侧过身看他,却...

【零凛】雨一直下

*腐向零凛
*私设吸血鬼厌雨(讨厌雨的气味和雨打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极短小甜饼,也许ooc
*傲娇最可爱了对吧

潮湿的空气,和他身上的气味混合在一起。
啊……真讨厌啊。
今天是周四,偏偏还下起了雨。
雨天我必须回家,不为什么,家似乎能挡住那令人烦躁的潮湿气味。
今天同时也是那个人回家的日子,至于现在……我居然忘记带伞了,于是只能……
但他少见的安静,沉默地撑着伞一步步移动。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毕竟是我的兄长,对于雨的厌恶,这一方面上是一致的。

可能急着回家,走得比较快,我们很快便站在了家门口的雨搭下。
我拿出钥匙插进锁孔,身后传来雨伞掉在地上的声音,接着被紧紧抱住了。
他的头埋在我的肩头,发丝一下一下地...

居然突然有了这种能力果然还是好烦躁

*私设drrr和es两个世界共存
*高峯翠中心
*可能是ooc了,完全是一时脑洞的产物,无cp向

高峯翠看着手里已经折成两半的钢笔,表示他还是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设定。
这已经是一天中毁于他手的第十一件物体了。
是的,高峯翠他,突然有了一种怪力。
还是自己无法控制的那种。
本就整天提不起劲的他现在更是想投喷泉自尽了。
自从他了解到这一能力后,他一整天根本就不敢去碰其他人。
谁知道这怪力会不会突然失控然后怎么样的。
 
放学后只想迅速回到家睡一觉催眠自己这不是真的明天就会好了,然后居然还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把你堵小巷子里抢劫的小混混。
啊,好烦躁啊。
好歹也是要反抗一下的吧,于是高峯...

【レオ泉】下午三点的阳光和流浪猫和他

*腐向狮心(レオ泉)
*短篇温情向
*烂文笔慎入

阳光明媚,正适合坐在街边喝上一杯下午茶。
而濑名泉确实这么做了。
搅拌几下咖啡,褐色和白色混合成浅褐色,似乎能看见上面漂浮着的热气。
微苦的味道,细细品味还能再后面尝到甜味儿。
主要是那捧在手里的温暖,在寒冷冬日简直就是救赎一般的存在。
捧在手里还是喝进肚里都是一样的暖。

付过账后把围巾裹紧了一些,还没走过一个路口就在小巷口发现了一人一猫。
那人一头橙发蜷缩着,旁边的纸箱里乖顺地趴着一只白猫。
实在熟悉。

濑名泉不由得走近,刚刚站定那个橙发就抬起头了,眼角上翘的绿瞳期待地看着他。
……啊?期待?

没来得及多想,眼前闪过一抹橙色——被他抱住了。
“我和我的猫...

红舞鞋

我看着她在舞台上起舞,旋转,跃起,快步走。
她的脚丝毫不会停歇,鲜红色的舞鞋映着灯光闪烁。
她的舞裙是一片洁白,腰上系着一条红色丝带。
她有着一头杏色的长发,柔顺地散着。
但我看不到她的脸。

等我意识到的时候,我发现我身边没有一个观众。
偌大的剧院,只有我一个观众,舞台上也只有她一个舞者。
她还在跳着。
跳啊,跳啊。
无法停歇,无法停歇。
而我,也再无法动弹了。

红舞鞋安静地闪着鬼魅的光。

……

发条走到尽头而停止转动,掌声一下一下。
女孩终于停止了舞步,定格在一个舞步上。
一双修长的手抚上八音盒的玻璃罩子上,一下一下。
但这手的主人,你看不到她的脸啊。

Fin.
瞎写x
假装女孩是我们没有脸(是吗)的杏酱x

【零凛】梦想彼方

*腐向零凛
*有私设和自我理解
*烂文笔慎入
*似刀非糖

BGM:夢想彼方-暁Records/Stack

“昨天 梦见了以前的事喔
两人挂着那笑颜一直走着
纯白的脚印不断往远方留下着
即使已从梦中醒来…”
——《夢想彼方》

确实是做了一个有关从前的梦。
像是一场无声的哑剧,黑白灰是仅有的色彩。
烦人。
朔间凛月摇了摇头,像是要把残存的对梦的记忆甩走。
还在课上。
怕再次回到那梦中,他决定试着认真听课。

小小的孩子牵着比他高一头的孩子的手走在雪地里。
两人的笑脸透露出他们的喜悦。

放学后朔间凛月是自己走回家的。
自从做了那个梦后便再没有睡过,虽然先前早就睡过很久却还是感到很困。
但如果代价是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再回到那...

© 某时空的罪者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