捏造现实

前零。

es+BSD绝赞深坑中。
其次是刀男和fgo。在玩食契。
最喜欢的人是朔间零。

谢谢你来看我的文字。

© 捏造现实
Powered by LOFTER

锡兵

*十分我流

从前有一个大户人家的孩子,他生得残疾,脸上有可怕而狰狞的疤痕,慈爱的父母请人定制了一副面具,他从此才有了自信。

在孩子十七岁生日那天,叔父送他一套做工精致的锡兵,五个战士一样身高,各有特点,看上去威风凛凛!孩子可喜欢他们了,经常把他们从盒子里拿出来,摆在桌子上。他们仿佛真的可以上战场打仗似的!

有一日,远道而来的商人拜访他家,发现了五个锡兵。“这可是上好的锡啊!最近各个地方都非常稀缺,能不能把它们卖给我呢?出多少钱我都不介意!”

但是孩子使劲摇了摇头,父亲没办法,只好道歉说他们不卖。商人没有说什么,只是轻轻地在孩子耳边说,它们早晚会为您带来厄运,便匆...

【压切清】红

*腐向,压切清(压切长谷部×加州清光),极地拉郎cp请注意避雷。

*校园paro,es的玲明学院ver.①,有在原设基础上的捏造。

*十分ooc和我流。也许是安利cp向。


“……什么?”

当同桌拿着一瓶指甲油向他提出请求时,长谷部半天没有反应过来。

“反应好冷淡呢,果然是我不够可爱吗……”

清光低着头要转过身去,长谷部迅速挽回地说“不是的你非常可爱”,话一出口就后悔了。

瞬间变得开心起来的清光让人怀疑他刚刚的委屈是装出来的。他深知以这位认真的同桌的性格绝不会让自己失望。清光狡黠的笑着,...

那日长谷部说:

*我流ooc长谷部,非常非常自我理解


“需要我做些什么吗?是手刃家臣?”
曾用我将棚子与茶坊主一刀压切,后来以此命名。

“还是火烧寺院?”
为什么把我赐给连直臣都算不上的家伙?果然那场大火就是报应。

“无论什么,我都能做。”
我是您的刀啊,我也想被您所用——我也想被您爱着啊!


我的刀刃无人可挡无论是谁只要是您的命令我一定会毫不犹豫将他压切您真的有爱过我吗为什么留在你身边的不是我我能保护您我能为您战斗我会永远忠诚与您为什么您要赶我走我有哪里做得不好我有哪里...

【狮心组】神様、

*我来丢人啦。主题是[阴天]  @レオ泉レオ深夜60分

*有大量私设和捏造,逻辑混乱,不甜,ooc。

*看了日服活动卡后的鸡血产物。也许跑题。

*推荐BGM《ああ神様、あなたは。》

这日是阴天,正巧是周末,濑名泉也没有户外活动的计划,于是待在家里打扫卫生。

他用软布擦了擦写着大大的「17」的日历,擦拭书架的时候,「啪嗒」一声,一个小扁盒子掉了出来。塑料发出一声重响,看来里面的东西还不少。

下意识轻叹一声,他把盒子拾了起来。上面沾了不少的灰尘,连原本的色彩都看不出来了。但擦干净之后,它又重泛光彩。

「……哈?家里居然还会有西洋棋这种...

【狮心组】一首小小的夜曲

*追忆+lh相关。糟糕的刀,也许的糖。

*第一人称短打们,自我理解和自我妄想严重,越写越放飞自我的意识流。

*有一个用了ut的设定。
 

 
【求救声】

细小的「咚」的声音和分辨不清的声响混杂在一起,身体似乎受了伤正隐隐作痛着,睁开眼睛时才发现被人紧紧抱在怀中。

未等有所反应,眼前的景象迅速翻转着,在一声闷响和低声的交谈声后什么多余的杂音都消失了。

眼前再熟悉不过的黄昏色头发和血的味道刺激着我的感官。

无端生起的巨大恐惧包裹住我的心脏,我下意识想要发出点什么声音,听到「喵喵」的叫声时我顿时愣住了。

……啊啊、原来如此啊。

如果现在的...

无重力的西洋棋

*隐晦狮心组倾向,剧情和称呼有捏造修改,意识流,有玩梗注意

“如果能去宇宙就好了。”

“……哈?”

穿着干净的病号服的少年背对着钟表匠,裹着白色的被单,像一个安静的蚕蛹。蓝眼睛的钟表匠正削苹果的手一顿,干脆不削了,把苹果和小刀放在一旁,这时病患翻了个身看着天花板。

他的精神状态不太稳定,钟表匠有些担心,犹豫着要不要按铃叫护士来,这时病患“噌”地坐了起来,停顿几秒后一惊一乍地转头对着钟表匠。“哇哈哈哈哈哈☆sena被吓了一跳吧!哈哈哈哈……”

钟表匠气恼地打了他一拳,当然,是轻捶。

指针滴滴答...

【双梅】Magnet

*原作小花仙,cp双梅,我流演艺圈pa,ooc。

*听《Magnet》来的灵感,有女装出没,有参考官方中秋话剧水月神的人物设定。

*断断续续类似于段子。

  

  

  

1.

“我有惊喜要给你。”

他说罢,单膝跪地打开一个小盒子,在对方惊讶的目光中,把盒子里的戒指戴到对方的无名指上。

“嫁给我吧,葛叶。”

后者迫不及待地点头答应,两人便拥抱在一起。

 

“Cut!好了,今天先到这里,大家辛苦了。”

工作人员开始收拾东西,梅里美打开手机看了会儿消息,正想走时身后的梅特墨菲斯叫住了他。

“这个假发...

*我流ooc
*首发于网易云个人歌单简介

神质疑我的真实,我说我爱你,他说连这也只是数据。我发誓要改变未来,助你成神,我一定会拯救你。可惜迷恋着你的刽子手砍下我的头颅,但还没结束呢,我不会放弃的,就算重复多少次,我总会有一天顺理成章地站在你的面前。

(有点想把以前坑了的连载继续写呢…或雪好冷噢

我走过冬春交接,看银装素裹,看冰雪消融。我走过南北交界,感炽热潮湿,感寒冷干燥。我走过昼夜交替,见光芒遍地,见黑暗幽深。
我一直走啊走,早已不知疲倦为何物。我走过生死交岸,忆你的美丽,叹你的命薄。真是狼狈啊,我这次也没能救下你。

Sentiment

很久没写零凛了有点手生…ooc注意。

“兄长,这不是爱。”

被吸血的感觉并不好,何况还是被同族。凛月忍着痛楚,几次想要推开他,最后还是搂上了他的脖子。
下意识在心里咒骂起他的兄长,把想得到的贬义词全都安上去。其实已经没有那么疼了。其实原本是他先提议的,因为看零虚弱的样子有些心疼。
但是就好像早已约定俗成了一样。只有记着这种恨意,他才能站在零的身边,才能站在一个理性的角度看待一切,才能活下去。因为讨厌零,所以才能对他滋生出“爱”的情感。

但是他的兄长与他相反,他能轻飘飘地说出“吾辈爱着凛月噢”,他一直渴望弟弟的原谅。所以无论事情发展到如何无法挽回的地步,年长者的目光依旧充满纯粹的爱意与不假的温柔...

【小鲤鱼/酷泡】Tiramisu

*酷泡向,已经过拟人处理,我流ooc
*看似是故事其实就是个提拉米苏广告,越写越没逻辑,慎看

意识到自己被发现时为时已晚,两个训练有素的守卫迅速架住了他。十七岁的少年终是没有两个成年人力气大,泡泡只能任由他们把自己带走邀功。
“老实点小鬼,快走!”
心里尽是不服,却因为记着老师反复警告他的话,只能强压下内心的冲动,装作顺从的样子。
典狱长是一个看上去很年轻的男人,脸上挂着优雅的微笑,群青色的头发打理得中规中矩。
“典狱长,这就是今天抓到的侦察兵。”
男人朝他们点了点头,翻开了一个红色硬皮本。
“姓名。”
哦,登记信息是吗。“金翎。”泡泡随口编了一个名字。
典狱长抬头看了他一眼,“‘翎毛’的‘翎’?”
“对。”
他...

【雷卡】眼睛死去的时候 1

*雷卡,非亲情向
*现代paro,卡已成年设定,ooc
 
 

1. 仙人掌和鸢尾花

  

    “可以想象,这仙人掌,它曾有过柔软的叶,窈窕的枝。但为了抗拒沙漠的压榨,它才变得冷峻而坚强。”

          ——《仙人掌花》


  

耳机中放着一首柔美的舞曲,突然一声短铃打断了一小会儿。卡米尔拿起手机,划开屏幕时公交车在站台刹了车。

是住他楼下的初中生,发了张图...

“为什么要忘记?忘记什么?”

你要我忘记。为什么?我扯住你的衣角,你停下,却还想挣脱我走开。你不许走,你必须给我一个解释,逃避可不符合你的作风。你却摇摇头说我不懂,说了也不懂。但我不能放他走,这样的想法充斥脑海,我冲上前去,扯住你的领带吻你,就像昨晚一样。你却微笑着推开我,你不是他,你说。我看着你离开,歪着头笑了:你也没有分清呢。

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总之又是放飞自我…。

人海

*我流ooc

人群攘攘,不知是谁与我擦肩,我回首,仅一眼便望见那鲜红色的围巾。是他!我忙拨开人群想要靠近他,那红色却愈发的远了。我知道,这时喊他的名字,他定会回头与我对视。他大概是惊喜的吧,会睁大眼睛倒吸一口气,眼中重新焕发光彩。他或许会跨越人海来到我的身边,想用千言万语诉说这思念之苦与重逢之喜。但我清楚,向来理性的他不会,他只会抬头与我目光相交,眼中有熠熠星辰。大哥,他的声线微微颤抖,语气轻得像一片羽毛落到地上,好久不见,他说。可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都不会。苦涩堵住了喉咙,懦弱填满了胸腔,我竟发不出任何声音,只看着世界重新回归灰白,所有的一切,恍若梦境。

【狮心组】死于梦境之人

*狮心组无差,短,ooc
*第一人称,有暗喻和lion heart相关(也许),有角色死亡和各种捏造,是不怎么好吃的刀子
*也许是给泉泉的生贺

我最近总是反反复复地做着相似的梦。
我最近总是反反复复地梦见一个人。

他曾从悬崖坠落,背后开出脆弱的花,白色花瓣纷纷扬扬地飘在空中,将他包围。
他曾在街上被枪杀,子弹准确穿过太阳穴,鲜红色血液从血管里跑出来,他倒在水泥地上。
他曾沉入深海之中,氧气一点点消失,咕噜咕噜地有水泡冒出,海底张开臂弯想要拥住他。
 
我有些恐惧,为什么我总能梦到一个素不相识的人一次次死去?为什么?
我仅是个普普通通的高中生,这双手从未...

【零凛】Just a small Lie

*零凛,腐向
*题目出自《深海のリトルクライ》但是内容和歌没有半毛钱关系
*和同学一起写的,前半段我写后半段她写,最后我又补充了一点。小姐姐没入坑es所以人物崩了请见谅【土下座】
*反正我跟她写的都很ooc就是了
*非原著向,有修改原著设定,私设朔间家有某祖传疾病(?)
  
  

“哥哥……”
伸出手想拽住那人衣角,却是抓住了一团空气。
一点点变小的背影表示距离的越来越远,凛月站在原地,终于眼前一黑——
梦醒了。
做噩梦的感觉并不好,更何况是经常做同一个噩梦。
左胸膛内的物件针扎似的疼痛着,脑中一片空白。
不,那不是普通的“空白”……仿佛一点记忆也不剩的感觉。
凛月深呼吸三次...

【零凛】夢想彼方

*零凛,比较偏向凛月中心
*ooc,关于两人的过去有捏造,有部分偏离原作,是刀子
*剧情比较参考歌词

BGM:《夢想彼方》-暁Records/Stack

这座城市迎来了难得一见的大雪。
许是在家中待得无聊,凛月出了门,站在雪地之中。
他有些出神地望着一片白雪皑皑,伸出手,纯白色落在他的手心,转眼间便化为乌有,但他的手确确实实感受到了凉意。
凛月后知后觉地收回了手,体温还没有完全恢复,冰冷让他有一种自己还真实存在着的感觉。
凛月吸了吸鼻子,感叹自己还是不太擅长应付这种天气,回到了温暖的家里。
现在仍是吸血鬼的睡眠时间,他睡去了,不管不顾心底泛起的酸涩苦闷的情感。

梦中亦是一片雪白。
那时还是小小一只的凛月,...

【安雷】一人饮酒醉

*安雷腐向,交党费
*是上课时的摸鱼,很短
*不是很明显的原作paro,是刀,ooc

“一个人喝闷酒?”
身侧传来声音,一回头,安迷修已经在他身后背对着他坐下。
“嗯。”
少见的没有反驳,雷狮说完又灌了一口酒,他的身旁已经放着几个空瓶。
他还想再喝,一只手握着他的手腕,制止了他的动作。
“你喝得太多了。”
“那又关你什么事?放手。”
偏头对上骑士翠色的眸,僵持良久。
之后酒瓶被安迷修一把夺过,饮下剩下的半瓶酒。
烈酒灼烧喉咙,酒瓶掉到柔软的草地上,他靠上雷狮的背。
“酒量这么差?”
身后迟迟没有传来回应。

“今天的月亮真美啊……”
安迷修的声音就像从遥远的地方传来一样的缥缈。
雷狮侧过身看他,却...

【零凛】雨一直下

*腐向零凛
*私设吸血鬼厌雨(讨厌雨的气味和雨打在自己身上的感觉)
*极短小甜饼,也许ooc
*傲娇最可爱了对吧

潮湿的空气,和他身上的气味混合在一起。
啊……真讨厌啊。
今天是周四,偏偏还下起了雨。
雨天我必须回家,不为什么,家似乎能挡住那令人烦躁的潮湿气味。
今天同时也是那个人回家的日子,至于现在……我居然忘记带伞了,于是只能……
但他少见的安静,沉默地撑着伞一步步移动。
……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毕竟是我的兄长,对于雨的厌恶,这一方面上是一致的。

可能急着回家,走得比较快,我们很快便站在了家门口的雨搭下。
我拿出钥匙插进锁孔,身后传来雨伞掉在地上的声音,接着被紧紧抱住了。
他的头埋在我的肩头,发丝一下一下地...

居然突然有了这种能力果然还是好烦躁

*私设drrr和es两个世界共存
*高峯翠中心
*可能是ooc了,完全是一时脑洞的产物,无cp向

高峯翠看着手里已经折成两半的钢笔,表示他还是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设定。
这已经是一天中毁于他手的第十一件物体了。
是的,高峯翠他,突然有了一种怪力。
还是自己无法控制的那种。
本就整天提不起劲的他现在更是想投喷泉自尽了。
自从他了解到这一能力后,他一整天根本就不敢去碰其他人。
谁知道这怪力会不会突然失控然后怎么样的。
 
放学后只想迅速回到家睡一觉催眠自己这不是真的明天就会好了,然后居然还会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把你堵小巷子里抢劫的小混混。
啊,好烦躁啊。
好歹也是要反抗一下的吧,于是高峯...

【レオ泉】下午三点的阳光和流浪猫和他

*腐向狮心(レオ泉)
*短篇温情向
*烂文笔慎入

阳光明媚,正适合坐在街边喝上一杯下午茶。
而濑名泉确实这么做了。
搅拌几下咖啡,褐色和白色混合成浅褐色,似乎能看见上面漂浮着的热气。
微苦的味道,细细品味还能再后面尝到甜味儿。
主要是那捧在手里的温暖,在寒冷冬日简直就是救赎一般的存在。
捧在手里还是喝进肚里都是一样的暖。

付过账后把围巾裹紧了一些,还没走过一个路口就在小巷口发现了一人一猫。
那人一头橙发蜷缩着,旁边的纸箱里乖顺地趴着一只白猫。
实在熟悉。

濑名泉不由得走近,刚刚站定那个橙发就抬起头了,眼角上翘的绿瞳期待地看着他。
……啊?期待?

没来得及多想,眼前闪过一抹橙色——被他抱住了。
“我和我的猫...

【零凛】梦想彼方

*腐向零凛
*有私设和自我理解
*烂文笔慎入
*似刀非糖

BGM:夢想彼方-暁Records/Stack

“昨天 梦见了以前的事喔
两人挂着那笑颜一直走着
纯白的脚印不断往远方留下着
即使已从梦中醒来…”
——《夢想彼方》

确实是做了一个有关从前的梦。
像是一场无声的哑剧,黑白灰是仅有的色彩。
烦人。
朔间凛月摇了摇头,像是要把残存的对梦的记忆甩走。
还在课上。
怕再次回到那梦中,他决定试着认真听课。

小小的孩子牵着比他高一头的孩子的手走在雪地里。
两人的笑脸透露出他们的喜悦。

放学后朔间凛月是自己走回家的。
自从做了那个梦后便再没有睡过,虽然先前早就睡过很久却还是感到很困。
但如果代价是百分之五十的概率再回到那...

TOP